{ "@context": "https://zhanzhang.baidu.com/contexts/cambrian.jsonld", "@id": "https://www.yeiden.com/fashion/75992.html", "appid": "1555501747514680", "title":"河南女童王凤雅家属起诉作家陈岚侵犯名誉权案明开庭,我们该如何正确使用互联网募捐?", "images": [ "https://www.yeiden.com/style/images/no-images.jpg"//获取文章第一张图片 ], "description": "明天上午,河南女童王凤雅家属起诉作家陈岚侵犯名誉权案就将在上海闵行法院一审公开开庭。此时,距离那场围绕“王凤雅之死”产生的一系列风波已经过去了一年零三个月,在即将开庭之", "pubDate": "2019-08-13T20:57:54"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1. 首页
  2. 时尚

河南女童王凤雅家属起诉作家陈岚侵犯名誉权案明开庭,我们该如何正确使用互联网募捐?

明天上午,河南女童王凤雅家属起诉作家陈岚侵犯名誉权案就将在上海闵行法院一审公开开庭。此时,距离那场围绕“王凤雅之死”产生的一系列风波已经过去了一年零三个月,在即将开庭之际,记者根据公开报道梳理了事件始末。

 

骗捐、重男轻女?王凤雅家属不接受道歉

 

2017年9月,2岁半的河南太康女童王凤雅被诊断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这是一种儿童最常见的眼部恶性肿瘤,每15000个新生儿中会有1个罹患视网膜母细胞瘤,平均发病年龄在2岁左右。视网膜母细胞瘤也是治愈率最高的癌症之一,在中国,患者的5年生存率可以达到80-85%。

 

同年11月,王凤雅的母亲杨美芹通过捐款平台水滴筹发起第一次募捐。此后,杨美芹还通过一个视频直播平台发起募捐,网友纷纷慷慨解囊。

 

约半年后的2018年3月,有爱心人士爆料称,王凤雅的父母将善款提现后,并未用于救治王凤雅。某自媒体发布的文章《王凤雅小朋友之死》还声称,王凤雅父母用募得的15万善款带着儿子去北京治疗兔唇,却放任女儿的眼病不断恶化。

 

作家陈岚也是在这时进入舆论场中。2018年4月9日,她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实名报警。她在微博中称,“王凤雅疑似被亲生父母虐待致死”。此外,她在当日发布多条微博,声称王家家属骗捐、重男轻女。王凤雅于2018年5月4日去世后,舆论仍未平息。

 

随后,当地警方和“水滴筹”平台相继发声,表示王凤雅父母没有虐待行为,数次募得的善款总计3.8万余元,并没有网上所传的15万元,且这笔钱基本都用在了王凤雅身上。至于有自媒体所称王家用女儿募捐到的钱给儿子看病,也被证实系造谣。嫣然天使基金证实,杨美芹于2017年4月带儿子到北京治疗兔唇,费用由嫣然天使基金支持,此时距离杨美芹发起募捐还有半年多时间。

 

据媒体报道,5月27日,作家陈岚曾发表微博,表示向王凤雅的家人、向努力奔波的民政和公安及村镇干部等所有在这场风波中受到伤害的人们道歉。但王凤雅的爷爷王太友此前曾表示,不接受道歉。

 

2018年9月4日,杨美芹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起诉陈岚名誉侵权,当天法院立案受理。根据王凤雅家属代理律师施晓俊公布的起诉书,家属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包括要求被告陈岚停止名誉侵权行为,在河南、上海两地报纸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在其实名微博上公开置顶道歉声明,时长不少于2个月。同时,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万元、医疗损失3130元、精神损失费5万元等。

 

对此,陈岚在微博上公开回应表示,并不存在造谣,愿意通过法律厘清事实。

 

互联网募捐争议不断,爱心如何不被滥用?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募捐平台不断发展,通过网络发起个人募捐成了不少患病家庭的选择,相信大家在微信朋友圈中不时会看见各类求助链接。在汇聚爱心为困难者提供帮助方面,互联网募捐确实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从罗一笑到王凤雅,互联网募捐的争议也从未停止。

 

个人因自身或者其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法律并没有禁止。但是,像“罗一笑”这样的个人募捐行为因为缺乏监管,在法律上来说存在很大的风险。因此,2016年9月正式施行的慈善法明确,网络公益募捐只能通过有资质的网络募捐平台来进行,且个人只能通过网络为自己求助,不能用于其他公益用途。在业内人士看来,法律之所以如此规定,正是希望规范募捐行为,最好此类募捐都通过规范的慈善组织来进行。

 

在小凤雅事件中,“水滴筹”是一个有资质的第三方募捐平台,但发生在其上的争议丝毫不少。就在今年,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艺名:吴鹤臣)突发脑溢血,家属通过水滴众筹百万治疗费用,便再次引发网友质疑。原因便在于网友发现,吴鹤臣突发重病固然值得同情,但其家境不错,远没到需要众筹治疗费用的程度。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暴露出第三方平台在监管审核方面依旧存在漏洞。“公民固然可以通过第三方平台发起募捐,但作为捐款者,是不是也有权知道对方的家庭收入证明、目前筹得的金额数目、善款使用明细记录等等,来判断帮不帮这个忙?”

 

从陈岚近期发布的个人微博来看,她依旧认为王凤雅的家人对小凤雅之死应承担责任:视网膜母细胞瘤并非不治之症,王凤雅的家人有没有及时将筹得的善款都用在了小凤雅的治疗上?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夜灯网:https://www.yeiden.com/fashion/75992.html